走出网络的男女

 作者:狄笄     |      日期:2019-03-04 13:20:00
繁�w中文 走出网络的男女 -----虚构,如有雷同勿怪! 秋夜星高远,风平月含情雁群凄婉去,谁共天上鸣? 峰一眼认出从机场大厅里走出来的芸,就是一种下意识,此前他们并没有见过面,只上在网上情投意合了许久 "你是芸?" "你是?" "锋" "谢谢你来接我" "不会吧,你千里迢迢的我这算什么呢?  来,这束花希望你喜欢" "谢谢!" 芸眼里闪过一丝惊喜 "想吃点什么?" "我不太饿,要不去你那里随便做点?" "也好,尝尝我的手艺" 锋略微犹豫了一下回答到 坐在车里芸很少讲话,疲倦的脸上不时闪现出兴奋的光 从机场到家,平时一个小时的路程,今天因堵车用却花了锋两个半钟头峰帮芸把行李拿到主卧里,洗了手就到厨房里做饭去了芸去了趟洗手间,然后也下来帮忙看到芸一点不把自己当外人,峰不再客套 "帮我切点葱好吗?" "在冰箱里吗?" "冰箱上面的格子里,要葱丝" "你买的葱不错啊" "切好了吗?" 峰无瑕回头,背过手取葱时,无意间和芸的手碰到一起,顿时心跳加速,脸也热起来回过头看着芸连声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 芸没说什么,只是含情脉脉地看着峰,峰似突然明白了什么,也不顾锅里还炒着菜,转身将芸抱在怀里,带着男人气息的热唇泰山压顶般顶在了芸的嘴上芸稍做推拒就软瘫在峰的怀中,不一会儿就断断续续地呢喃起来: "不要,不要要" 面红耳赤的芸此刻一点没有了刚见面时的矜持 两人竞相剥去对方身上的衣服,不管不顾地在客厅的沙发上缠绵起来 这时在他们的世界里已没有了王法,上帝和其他 突然警报器发疯似的咆哮起来,两人像受惊的兔子一样惊的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峰马上意识到锅还在炉子上,慌忙围了件衣服,半裸着身子向厨房里跑去芸却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羞得满脸通红,不知所措 虽然决定来时,芸就感觉到将要发生什么,但这么快就偏离平时两人交往的底线,却是她始料不及的 "这附近有家中国餐馆,那里的北京烤鸭三吃很不错的,要不我们就去那里随便吃点好吗?" 峰端着一塌糊涂的炒锅,满脸愧疚 "客随主便,我去冲个藻,换套衣服就来"  芸低着头上楼去了 峰赶紧穿好衣服,把烧糊的锅泡在水里在熏黑的炉头上喷些easy off,再用餐巾纸简单擦了擦然后又去另一个浴室中冲了个澡,换了身休闲一点的衣服,就去客厅里等芸出来 "不好意思让你等了这么久" "我也刚冲了个澡,我们走吧"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峰家的院子,峰原想表现的绅士点给芸把车门打开,但因为发生了前面的一幕,总觉得有点那个于是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一个人钻进车门,等芸系好安全带就启动了车子 许是要过节的原因,餐厅里的每张桌子上都放有一个圆形烛灯,使大厅里的气氛显得浪漫和诗意峰走到一张靠近窗子的桌子旁停了下来,拉出椅子,示意芸先坐下,然后他走到桌子的对面慢慢坐了下来 "你是北京人,今晚就让你重温旧梦这里的厨子还真是老板花重金从全聚德请来的" "真的,我最喜欢吃烤鸭了,只是来美国这么多年就没再吃过" "有点小差别,在北京用甜面酱,而这里用的是南方人喜欢的" "其实我们北京本地人很少去全聚德,除非外地有朋友了,点名要吃那里的烤鸭,我们去那里" "看看,我一直以为全聚德的烤鸭最正宗了" "北京有一个很有名气的烤鸭店叫大董烤鸭另外便宜坊的烤鸭也很有名,而且是闷炉烤鸭,与全聚德是完全不同的做法如果你喜欢吃挂炉烤鸭,首选当然是全聚德如果想吃闷炉烤鸭就要去便宜坊了而大懂烤鸭有八个调料、八种吃法,如鸭皮蘸糖,入口即化;鸭肉蘸蒜泥,也是一绝盐水鸭肝做得嫩又入味,很值得尝试非鸭菜造型别致,摆盘像一幅画"很适合情侣们享用"   芸滔滔不绝,有点像说书的,只是话从一个娇滴滴地女人口子中说出来,味道和感觉都很不同峰感到很诧异,一付完全被征服的样子他从来不怀疑自己的见识,觉得自己对南北菜系了如指掌,却没想到仅烤鸭这一芝麻大小的环节上他就显得捉襟见肘 走出网络的男女 -----虚构,如有雷同勿怪! 秋夜星高远,风平月含情雁群凄婉去,谁共天上鸣? 峰一眼认出从机场大厅里走出来的芸,就是一种下意识,此前他们并没有见过面,只上在网上情投意合了许久 "你是芸?" "你是?" "锋" "谢谢你来接我" "不会吧,你千里迢迢的我这算什么呢?  来,这束花希望你喜欢" "谢谢!" 芸眼里闪过一丝惊喜 "想吃点什么?" "我不太饿,要不去你那里随便做点?" "也好,尝尝我的手艺" 锋略微犹豫了一下回答到 坐在车里芸很少讲话,疲倦的脸上不时闪现出兴奋的光 从机场到家,平时一个小时的路程,今天因堵车用却花了锋两个半钟头峰帮芸把行李拿到主卧里,洗了手就到厨房里做饭去了芸去了趟洗手间,然后也下来帮忙看到芸一点不把自己当外人,峰不再客套 "帮我切点葱好吗?" "在冰箱里吗?" "冰箱上面的格子里,要葱丝" "你买的葱不错啊" "切好了吗?" 峰无瑕回头,背过手取葱时,无意间和芸的手碰到一起,顿时心跳加速,脸也热起来回过头看着芸连声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 芸没说什么,只是含情脉脉地看着峰,峰似突然明白了什么,也不顾锅里还炒着菜,转身将芸抱在怀里,带着男人气息的热唇泰山压顶般顶在了芸的嘴上芸稍做推拒就软瘫在峰的怀中,不一会儿就断断续续地呢喃起来: "不要,不要要" 面红耳赤的芸此刻一点没有了刚见面时的矜持 两人竞相剥去对方身上的衣服,不管不顾地在客厅的沙发上缠绵起来 这时在他们的世界里已没有了王法,上帝和其他 突然警报器发疯似的咆哮起来,两人像受惊的兔子一样惊的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峰马上意识到锅还在炉子上,慌忙围了件衣服,半裸着身子向厨房里跑去芸却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羞得满脸通红,不知所措 虽然决定来时,芸就感觉到将要发生什么,但这么快就偏离平时两人交往的底线,却是她始料不及的 "这附近有家中国餐馆,那里的北京烤鸭三吃很不错的,要不我们就去那里随便吃点好吗?" 峰端着一塌糊涂的炒锅,满脸愧疚 "客随主便,我去冲个藻,换套衣服就来"  芸低着头上楼去了 峰赶紧穿好衣服,把烧糊的锅泡在水里在熏黑的炉头上喷些easy off,再用餐巾纸简单擦了擦然后又去另一个浴室中冲了个澡,换了身休闲一点的衣服,就去客厅里等芸出来 "不好意思让你等了这么久" "我也刚冲了个澡,我们走吧"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峰家的院子,峰原想表现的绅士点给芸把车门打开,但因为发生了前面的一幕,总觉得有点那个于是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一个人钻进车门,等芸系好安全带就启动了车子 许是要过节的原因,餐厅里的每张桌子上都放有一个圆形烛灯,使大厅里的气氛显得浪漫和诗意峰走到一张靠近窗子的桌子旁停了下来,拉出椅子,示意芸先坐下,然后他走到桌子的对面慢慢坐了下来 "你是北京人,今晚就让你重温旧梦这里的厨子还真是老板花重金从全聚德请来的" "真的,我最喜欢吃烤鸭了,只是来美国这么多年就没再吃过" "有点小差别,在北京用甜面酱,而这里用的是南方人喜欢的" "其实我们北京本地人很少去全聚德,除非外地有朋友了,点名要吃那里的烤鸭,我们去那里" "看看,我一直以为全聚德的烤鸭最正宗了" "北京有一个很有名气的烤鸭店叫大董烤鸭另外便宜坊的烤鸭也很有名,而且是闷炉烤鸭,与全聚德是完全不同的做法如果你喜欢吃挂炉烤鸭,首选当然是全聚德如果想吃闷炉烤鸭就要去便宜坊了而大懂烤鸭有八个调料、八种吃法,如鸭皮蘸糖,入口即化;鸭肉蘸蒜泥,也是一绝盐水鸭肝做得嫩又入味,很值得尝试非鸭菜造型别致,摆盘像一幅画"很适合情侣们享用"   芸滔滔不绝,有点像说书的,只是话从一个娇滴滴地女人口子中说出来,味道和感觉都很不同峰感到很诧异,一付完全被征服的样子他从来不怀疑自己的见识,觉得自己对南北菜系了如指掌,